comscore
国际

驻苏丹大使秘书忆述逃亡路  “军兵在脚边鸣枪示警10多次”

阿米鲁胡斯尼(左起)、我国驻苏丹大使莫哈末拉兹丹与翻译官加沙里在布城艾佛利酒店接受了《每日新闻》访问。— 照片: 新海峡时报

“你要么死,要么离开(立即走)。”

我国驻苏丹大使馆一等秘书阿米鲁胡斯尼向《每日新闻》忆述从苏丹逃亡的过程,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经历。

现年38岁的阿米鲁胡斯尼说,在还未展开撤离行动之前的一个星期六,大约下午5 点左右,他和42岁的泰籍翻译官加沙里驾驶着大使馆车,前往位于苏丹喀土穆的国油综合大楼,想要取回重要文件,包括紧急证书(EC)。

但是,他们乘坐的汽车才开不到5公里,便被两名军装男子拦截,命令他们下车,还向他们的脚边鸣枪示警10多次,甚至勒令他即时离开那里。

阿米鲁胡斯尼说,向来前往国油综合大楼的路线被认为是安全的,因为那里是非军事地带,也没有军事限制,但这次的经历改变了他的认知。

“当加沙里向军官解释我们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外交官时,他们并不相信,还要求我们宣读入教宣誓(Dua Kalimah Syahadah)以作证明。”

“在当时候恐慌的情况下,我和加沙里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然后我们被命令进入位于我们后方的汽车,因为大使馆的公务车被两名涉案士兵骑劫,当时车里还有三部手机和我的护照。”

在苏丹救援行动(Ops Sudan)中获救的所有30名国民乘坐沙地军船顺利抵达吉达港口。— 照片: 外交部

“在那危急情况下,我们在苏丹的大使馆只有三名工作人员,包括负责营救所有人的大使莫哈末拉兹丹。为此,我不介意成为一名司机,把受困的国人带出来,尽管我知道这是一项非常高风险的任务,因为我必须经过一个由两支交战军队控制的动荡区。”

当时候阿米鲁胡斯尼的太太怀有6个月身孕,那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

“我知道,如果我去了,我不一定能够安全回家,我努力说服我怀有身孕6个月的妻子,也只能为执行的任务祈祷,因为被围困的同胞真的希望我们帮助。”

阿米鲁胡斯尼继续回忆道:“和加沙里一起开车时,我不得不将双手都放在方向盘上,并且打开车窗,然后加沙里也不得不将一只手伸出窗外,以证明我们没有携带武器。”

上图为位处激烈军事冲突中心点的喀土穆,国油综合大楼外墙受损的照片。— 照片: 新海峡时报

另外,我国驻苏丹大使莫哈末拉兹丹在受访时对团队能够出色完成拯救国人,且帮助外国人撤离的任务,感到欣慰且感激。

他说:“我们需要迅速做出营救决定,因为被困的国民已经没有食物,而且因为停电,他们的手机几乎没电了。如果没有通讯设施,就很难实施营救计划。”

而在整个拯救任务中,担任翻译的加沙里真的帮助很多,尤其是在被捕下,需要与军人斡旋沟通。

“加沙里在拯救受困的国人的整个过程中都与我们同在,因为他精通阿拉伯语,所以能够担任调解工作,向苏丹军队解释我们是外国使节。”

“在带领国民逃离冲突地区期间,我方车辆也多次被拦截,而加沙里也设法说服武装部队,我们并不构成威胁。”

Loading...
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