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
声汇八方

【声汇八方 – 孙和声 】华族政治参与的阶段性变化

研究大马华族政治的学者,一般上多认为它呈现几个明显的阶段性变化,即中国化、本土化、边缘化、疏离化与主流化五大阶段的变化。

中国化主要出现在1900-1940年代;其中,也有不同的分流,如支持康有为的保皇党与支持孙中山的革命党的对立;或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对立。

本土化主要出现在1950年代,主因在于1955年中国宣布不承认双重国籍;马来亚在1955年举行了大选,其中由巫统、马华公会与国大党组成的联盟赢得了52席中的51席,使得英殖民政府不得不承认马来亚的独立诉求。为了实现独立便成立了制宪委员会以确定国家的形式与公民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华族便不得不争取公民权,否则便成了没有公民权利的无国籍人士。在这关键时刻,马华公会和450个华团大力呼吁华族申请公民权。换言之这是一个从落叶归根转向落地生根的认同转向,也就是从侨民变成公民。

至于本土化的后果之一是政治上被边缘化。之所以在于权力主要是从英殖民政府转移到巫统手中,而不是马华公会与国大党手中。其实,在1955年的大选中,有84%的选民是马来选民,华族只占12%。而且独立后的选区化分是乡区选区多过城市选区。这使得巫统可以采取乡区包围城市的战略,以便稳住马来族的政治优势;外加上宪法规定马来族享有特殊地位以及马来语为官方语文和国家语文。这就引起非马来族的普遍不满,这就削落了马华公会在华社的支持率。这也使得马华公会变成当家不当权,从而巩固了巫统的政治霸权。

疏离化主要发生在513事件后,使华族产生了一定的恐惧心理。此外1971年政府出台了新经济政策、国家文化政策以及公共教育加速马来语化的政策等都使得华族变得很郁闷。到了1980年代,华族有识之士便力求突破困境,提出了三结合与两线制的政治战略以便抗衡巫统的政治霸权。在1990年代,华社便有人希望利用此巫统分裂出来的46精神党来抗衡巫统霸权,只是46精神党还是回归巫统,以至期望落空。

进入21 世纪,华社体会到这是一个壮大两线制的大好机会,而在2008大选中支持反对阵线,从而使国阵失去了半边江山,这是大马政治史上的关键变化。-照片:NSTP

到了1998年,东亚金融货币危机,引发了巫统高层权力斗争,使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革除了安华的副首相的职位,从而引发了烈火莫息运动,这是一场后果深远的运动;因为在1990年代的马来社会已经出现了重大的变化,而不像以前那样单纯同质。在初期,华社对此采取观望的态度,而没有深度介入。进入21 世纪,华社体会到这是一个壮大两线制的大好机会,而在2008大选中支持反对阵线,从而使国阵失去了半边江山,这是大马政治史上的关键变化。

2008大选以后,大马的政治便进入了风云变幻的阶段,而更难以捉摸,不再像以往那么容易把握。总的趋势是,马来政治日趋分裂,而非马来族也利用这个大好机会,把票投给反对阵营以求改朝换代,这也是非马来族主流化的重大阶段。

就华族来说,自1957年独立以来,便一贯要求民族平等。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其重点则不尽相同,如1950和1960年代比较偏重阶级;在1970年代则偏重民族自救,如文化自救、语文自救、经济自救等;进入21世纪之后,诉求内容更为广泛也包括良好治理、反腐倡廉、司法公正、依法治国等,以及用人民主权替代巫统的马来霸权。

当然,民族平等是最终的目标,只是由于国情的限制,这不是一个短期内可以实现的目标。比方说行动党和公正党等都强调他们是在联邦宪法的框架内进行改革。换言之,诸如土族(土著)的特殊地位等课题,依然是十分敏感的。尽管在2018于2022年成功改朝换代,这些敏感问题依然不可碰触的。

就2022年大选后组成新的团结政府而言,也引起了一个原则对功立主义的伦理争议,也就是司法公正、依法治国、有罪必就对大局的争议,如是否为了执政而与有问题的巫统人物合作。

作者简介:

孙和声1955年生于霹雳江沙,祖籍潮州普宁县。小学就读于江沙崇华小学,由于大水灾转入霹雳和丰兴中国民型小学与中学。曾就读于台湾政治大学国际贸易学习及到日本学习日语。1990年回国在日资公司当译员和公司顾问。现为退休人士,居巴生,为巴生滨华老友联谊会时事讲座主持人。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八度空间华语新闻》立场。

Loading...
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