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
声汇八方

【声汇八方 – 庄迪澎博士 】媒体业者应承担媒体评议会的经费

成立媒体评议会的倡议首次提出,迄今已整整50年了--最初由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在1973年提起,过后每隔十来都有人再提,但一直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最接近成事的一次,是2018年希盟执政之后,时任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Gobind Singh Deo)积极推动,当时由媒体业界人士组成的筹委会甚至已拟出报告和《马来西亚媒体评议会法令》之草案。不过,由于希盟政府在2020年初垮台,成立媒体评议会的工作就不了了之了。

2022年11月大选之后,希盟主导联合政府执政,通讯与数位部副部长张念群分别在2023年2月和3月透露,已和媒体相关组织和人员会面,并表达了促成媒体评议会之意愿。媒体评议会的筹委会亦曾在三月间开会,假使联合政府能做满一届,媒体评议会或许成立有望。

成立媒体评议会这件事,其实有诸多疑虑:它会不会沦为政府监控媒体的机制?它是否有维护媒体专业和阅听人的实质能力?其成员对媒体评议会之理念与职责有多深刻的认识?等等。本文要讨论的是,媒体评议会的经费应来自何方?

根据2020年版本的《马来西亚媒体评议会法令》草案,媒体评议会将会是一个法定机构(statutory body),而它可向国会要求拨款或向私人机构要求捐助经费,前提是它们不影响媒体评议会或执行委员会的独立性和公正性。然而,如何向私人机构募款,有何机制或指南防止政府和私人机构影响媒体评议会的运作,并无说明。

倘若媒体评议会最终确定以“法定机构”之地位成立,由政府拨款支持,固然无可厚非,但是长远来看,政府拨款不应该是唯一的经费来源,甚至也不应该是主要的经费来源,否则一旦政府应立场等政治因素,以中断或削减拨款要挟,媒体评议会何以为继?至于向私人机构募款,预计募款对象将会是规模可观的企业或财团,但是别忘记,媒体专业与伦理的“沦陷”,其根源除了政治因素,还有商业因素(广告收益),这些挹注经费的企业或财团极有可能也是媒体的广告主,面对这方面的利害关系和利益冲突时,媒体评议会将如何自处?

由媒体评议会监督媒体,是一种“自律”的概念。媒体业者自我监督和自我约束,遇有侵害公众权益的恶质行为和内容,由媒体评议会调查,若裁定媒体犯错则公开谴责,犯错的媒体亦应有相应作为来纠正其过错。此“自律”做法,既是防止政府以公权力介入处罚媒体的手段,也是展现维护新闻自由之决心。

既然是一种“自律”手段,媒体业者本应积极主动促成媒体评议会,但是半世纪以来,我国媒体业者的表现恰恰相反。相比之下,倡议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和学者比媒体业者来得积极。无论是2018年或2023年,倘若不是个别部长或副部长着手推动,媒体业者大概也不会动起来。

由媒体评议会监督媒体,是一种“自律”的概念,既是防止政府以公权力介入处罚媒体的手段,也是展现维护新闻自由之决心。既然如此,媒体业者应积极主动促成媒体评议会。–照片:法新社

好吧,暂且不计较谁主动的问题(其实是个问题)。媒体评议会的经费,媒体业者就不应置身事外了!

以英国的报业申诉委员会(Press Complaints Commission,PCC,1990-2014)和独立报业标准组织(Independent Press Standards Organisation,IPSO)为例,其经费乃由会员(出版商)自愿支付,也自愿遵守PCC/IPSO之裁决。

马来西亚媒体评议会之经费,除了政府拨款,媒体业者应为另一主要来源。此事可参考和借用电讯业“普及服务基金”(Universal Service Provision)之概念,责成媒体业者拨出若干百分比的广告收入,贡献给媒体评议会作为营运经费。

电讯业的“普及服务基金”乃由《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责成设立,用意是使用此基金来补贴电讯业者到服务不足的偏远地区建设硬体设备及提供电话与互联网服务,使这些地区的人口亦能和城市地区的社群享有相同的传播设备与便利,进而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亦能和城市地区并驾齐驱,达到缩减数位落差之目的。

《普及服务基金条例》第27条规定,获得经营执照的电讯服务业者,其相关业务所得的加权凈营收若超过200万令吉,应从加权凈营收中拨出6%,贡献给普及服务基金。

与在偏远地区建设电讯硬体设备和提供互联网服务所需的成本相比,媒体评议会所需的年度经费可说是九牛一毛,未必需要拨出6%之多。至于是1%、2%或3%,以及广告收入达到哪个额度才需贡献经费,可根据媒体评议会的预估经费及媒体业的广告开支(adex)情况从长计议。

媒体评议会要玩真的,媒体业者应有实际作为展现其决心。如今,球不仅是在媒体业者脚下,也在通讯与数位部脚下--《马来西亚媒体评议会法令》要不要责成媒体业者拨出若干百分比的广告收入(或年度企业盈利)来设立一个共同基金支持媒体评议会的运作,这是通讯与数位部的权限。若无此规定,媒体业者恐怕不会主动掏出钱来。

作者简介:

庄迪澎博士是在学与术两栖的传播学人,现任拉曼理工大学(TAR UMT)传播与创意产业学院传播学硕士课程主任,研究旨趣为传播政治经济学,长期观察马来西亚的传播法规、新闻自由、中文媒体和互联网媒体变迁。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八度空间华语新闻》立场。

 

 

Loading...
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