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
国内

政府不应过度依赖国油收入  姚金龙: 应增税收扩大税基

双威大学经济学教授姚金龙博士认为,政府不应一味依赖国油的股息收入,而是扩大税基。—— 照片: NSTP

若政府要扩大国库收入,双威大学经济学教授姚金龙博士认为,政府不应一味依赖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简称为国油)的股息收入,而是扩大税基。

姚金龙认为,随着贡献政府收入的占比减少后,国油可将省下的钱用于其他可持续发展的投资活动,以增加国油的收入。

姚金龙是针对首相署(法律及体制改革)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上周在下议院发表的国会书面回答,称国内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储量只能维持15年的声明,发表看法。

根据石油储量寿命的计算,截至去年1月1日,我国可能和已探明及概算出来的石油储量达到69亿桶。

不过阿莎丽娜补充说,倘若有更好的技术和足够的投资资金,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届时可能可以再延长至40多年。

对此,姚金龙接受《自由今日大马》访问时指出,如果政府能够减少对国油的依赖,或可因此提高国油可用于石油勘探和其他上游活动的资本支出,并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他说,国油需要在上游活动和新技术上投入大量资金,以扩大其石油勘探活动,同时努力实现国家零排放目标。
“短期内政府可能仍然需要依赖国油的收入来维持较低的财政赤字和较低的债务水平,但这并非长远之计。”

姚金龙认为,政府政府当务之急是增加税收,而要达至目标就需要彻底改革税基并重新平衡其结构。
这也意味着,政府需要增加间接税收,通过重新引入更广泛的消费税或增值税来实现目标。
根据姚金龙指出,政府2019年的间接税收达到410亿令吉,几乎与国油支付的股息总额一样多。

他说,国油有能力在油价上涨时派发高额股息。他举例说,国油在 2019 年就向政府支付了 540 亿令吉的股息,是十年来最高的。那一年,世界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64美元。

然而,当原油价格下跌 33%至每桶43美元的时候,国油贡献政府的收入在2020年也降至340亿令吉,但仍然算是不错的股息收入,这表明国油有能力在低油价水平下维持高股息。

虽然去年的原油价格每桶平均站上100.93美元,但去年的股息仅为500亿令吉。

姚金龙说,当前原油每桶价格约为84美元,但鉴于价格波动,所以无法保证国油今年的股息会高于去年。

另外,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卡梅罗(Carmelo Ferlito)也向《自由今日大马》指出,国油在2020年支付政府较低的股息可被视为是一项战略决定。

“国油可能是有盈利的,但该公司可能会决定将利润用于新的投资,而不是用于派发股息。然后,如果前景预测不佳,公司也可以选择不派发股息。”

卡梅罗认为,国油也有理由保留其资金。鉴于面临的挑战,国油是有可能会尽量节俭开支。

Loading...
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