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
国内

豢养野生物种掀风潮  蜗牛不怕生鳄鱼也温驯

法依扎将箭毒蛙饲养在两栖生态缸里。—照片: NSTP

“无毒”箭毒蛙

来自柔佛新山的莫哈末法依扎,两年前开始饲养箭毒蛙,被这誉为最强毒性物种之一的艳丽外表所吸引。

“目前我饲养两种箭毒蛙,一种是黑体色搭配苔绿色斑纹的迷彩箭毒蛙,另一种则是蓝黄色的染色箭毒蛙。”

他强调,以果蝇和弹尾虫喂养的箭毒蛙并无毒性,但由于箭毒蛙对细菌非常敏感,因此饲主也不太常触碰。

莫哈末法依扎笑说,养殖在两栖生态缸里的箭毒蛙,在讨食的时候会发出特别的声音,还会回应同类的叫声,十分有趣。

箭毒蛙的寿命可达15年,由于引进自国外,因此饲主必须取得野生动物保护与国家公园局(Perhilitan)发出的饲养准证。

非洲大蜗牛体长最大可达20厘米。—照片: NSTP

非洲大蜗牛“不怕生”

被冠上“田园杀手”的非洲大蜗牛名声不太好,却是饲主眼里的温驯宠物。

26岁的诺妮娜,就爱看着蜗牛进食、缓慢移动的逗趣模样,五年前便在家里饲养非洲大蜗牛。

“或许听起来很奇怪,但非洲大蜗牛非常温驯,不会发出任何气味,也不会发出声响。”

诺妮娜强调,属于夜行性的非洲大蜗牛,和本地常见的蜗牛不一样、并不怕生,对新环境的适应力非常强,也不惧怕人类。

但她也明白,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软趴趴、黏糊糊的动物,因此她不时在社交媒体上传宠物的照片、分享相关资讯,让更多人认识这种软体动物。

凯鲁佐哈里给鳄鱼喂食鸡肉。—照片: NSTP

“温驯”锥吻古鳄

具有攻击性的鳄鱼,也能成为饲主的亲密朋友。

在家里饲养了6只锥吻古鳄的凯鲁佐哈里,丝毫不惧怕这种体型可达2米长的凶猛动物,过去七年来亲自喂养,也不曾遭鳄鱼袭击。

“当它们还小的时候,我经常和它们说话,一聊就是数小时,到后来它变得温驯了,听见我叫喊它的名字,就会亲密靠近。就连现在,我和太太经常在孩子入睡了,一起和鳄鱼聊天。”

尽管关系密切,饲主也不敢大意,预防发生不愉快事件。

“当鳄鱼显现心情欠佳的迹象,比如喘粗气、身体发胀,我就不会打扰它。往往当我替换泳池里的水,就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还会持续数日。”

凯鲁佐哈里强调,很多人不知道,向野生动物保护与国家公园局(Perhilitan)申请饲养野生动物的程序并不繁杂,花费也不高。

专家提醒饲主,豢养野生动物有风险。—照片: NSTP

圈养动物仍具野性

尽管饲养野生物种的风潮越发流行,惟专家提醒饲主切勿大意。

博特拉大学兽医学院资深教授东姑丽娜菲坦言,饲养这些奇异物种,会让饲主感觉满足,然而它们的习性有别于本地动物。

“特别是捕食性动物,若饲主没有满足它们的需求,比如粮食不足,宠物也会袭击主人。”

东姑丽娜菲也提醒饲主,切勿在人口密集的住宅区饲养这类动物,万一动物出逃,很可能对公众带来危险。

Loading...
即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