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score
声汇八方

【声汇八方 – 孙和声 】移动即命运

长期以来,人才外流便是大马的一个长期话题。大马政府也曾设立一个人才机构以吸引人才回流只是效果不佳,回流的人才最终又再次外流,这个现象透露出一个信息,是大马缺乏吸引人才的产业,特别是缺乏高增值的产业和高薪资的就业机会。

一个国家要实现和维持高度发展与繁荣如新加坡,首先,必须做到政治稳定、政府要高效廉洁、法制健全、和实践开放包容的用人唯才制度;而不是以族取人或以宗教取人。这样才可能实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地尽情其利和货畅其流才能把国家的潜能充分发挥。而且还要认识到人才、资金、知识、技术、信息等均有集中化的趋势。也就是人才与技术集中的地方会吸引到更多的人才技术,资金与发挥群集效应 cluster effect,如美国的矽谷、中国的中关村和台湾的新竹科学园区或新加坡。

反过来说,人才越少的地方人才会更少,即便有人才也会因无用武之地,而得迁移到人才集中的地方,发展经济学称之为发展极growth pole.这是一种非均衡发展趋势,如大马落后州的人口流失到雪隆一带,或发展中国家的人才流失到发达国家。

大马不能留住与吸引人才,基本原因是长期以来大马产业没有升级 industrial upgrade,故缺乏高增值与高薪资的产业,这也透露出大码虽然已是个中高收入国,2022年人均收入为12,400(美元)可却依然靠低薪资竞争来维持增长。

长期以来内外资便抱怨大马缺乏适用的人才。企业界培养人才又常被挖角,以致企业也不愿培训人才。根本问题是,长期以来大马教育忽视技术与职业教育。

这就加剧了人才荒,按理说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大马应向德国学习,多重视技术与职业教育以满足市场与国家发展需要;惜我国教育如英国一样偏重学术科。很多人在观念上也看不起技职学校technical & vocational school & colleges,总以为受过高等教育就应从事行政工作,特别是公务员。

结论是,长期出现学非所用,用非所学的错配。同样严重的是由于1990代年以来大力发展高等教育重量不重资加重市场失衡,以致大学生身价一落千丈。许多大学毕业生的薪资与普通工人一样,从而逼得大学生得去做那些轻松但薪资不高的工作,成了高学历低薪资的学历与工作错配现象miss match 。显见,要改变这个不可欲现象还得从教育与培训着手,以便让人才与市场需要适配。

只是从短期来看,要解决高生活费与低薪资的矛盾,出路之一便是出走,到需要人才与高薪资的地方去,即移动即命运。若死守在一个地方不一定就能改变现状。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这是人之常情,与爱不爱国无关。-照片:NSTP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这是人之常情,与爱不爱国无关。菲律宾和印度有好几百万人在国外打工,每年汇回本国的外汇有好几百亿美元,对刺激国家消费有莫大的作用。

在这个讲究人才竞争的时代,若是人才,更应到国外找出路,学得更先进技术与建立人脉后,还可以回国创业与制造就业机会,如台湾台积电的老总张忠謀,何乐而不为。

总之,在这个强调商品、服务、资金、与人缘自由流动的全球化时代,我国对现状不满的医护人员,何不考虑另谋高就,到高龄少子化的发达国家去赚取欧元、美元和日幣。

要当外劳也应当有一技之长的中高价外劳,而不是无一技之长的廉价外劳。

作者简介:

孙和声1955年生于霹雳江沙,祖籍潮州普宁县。小学就读于江沙崇华小学,由于大水灾转入霹雳和丰兴中国民型小学与中学。曾就读于台湾政治大学国际贸易学习及到日本学习日语。1990年回国在日资公司当译员和公司顾问。现为退休人士,居巴生,为巴生滨华老友联谊会时事讲座主持人。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八度空间华语新闻》立场。

Loading...
即时